大市中国 > 科技 > IT > 办公 > 笔记本

李一男归来,即将开启波澜壮阔下半生的大幕

最近有两个消息,一个是快播的王欣要出来了,另一个是天才李一男也要回归了,两个人都曾是科技、互联网行业里的风云人物,又几乎在同一时间段遭遇意外,所以媒体圈、互联网圈的关注热度开始升温,再自然不过了。归来亦少年,对于李一男,人们更愿意相信这样一幅画面:王者的“归来”将上演新的荣耀之战。抹掉头顶多年的华为的光环,李一男将再一次证明自己。

李一男的意外遭遇

在互联网、科技的圈子,李一男是神一样存在的“人物”,名声远扬,却又深居简出,不苟言辞,脾气也有些暴躁。这层薄纱似若有若无的隐约神秘,让外界对李一男充满了想象。李彦宏也说过,全世界能做百度CTO的人不超过三人,李一男便是其中之一。这种被大佬捧着的姿态,更加重了李一男的神秘感,期待他能演绎不同凡响的人生。

但“神”一样的人生往往不走寻常路。回过头来看,李一男的成长路径显得是那么的跌宕起伏。

时间拉回到2015年4月7日,李一男从金沙江创投“出走”,正式宣布创业,创办牛电科技并担任CEO。按李一男对外所说,这是他最后一次的创业,要用最好的材料、最尖端的技术去打造一款中国最牛的电动车,决心与勇气之大,与当年从金山出来后创办小米公司的雷军如出一辙。当时,钱对于李一男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以他在圈子里的声望、资源和能力,在小牛电动车只是一个概念时,就拿到了5000万美元的融资,机构们蜂拥而入。

2015年6月,牛电科技推出了第一代产品小牛N1,登陆京东众筹平台,5分钟筹资额就突破了500万元,13分钟破千万,最后定格在了7200万元的天文数字上。人们更愿意相信,以李一男的身份和地位,小牛电动车有如此大的爆发力,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小牛电动车发布后两天,李一男因涉嫌华中数控股票内幕交易而出意外。当时的说法是李一男与家人炒股获利700万元,成为事件的导火索。

这一事件颇有些匪夷所思,因为李一男并不缺钱。通过在并购重组中“套利”,以博得数百万元的短期收益,这件事发生在身价10多亿元的李一男身上,逻辑上很难站得住脚。十余年前,李一男创办的港湾网络销售额就曾达到10亿元,2006年以17亿元的价格卖给了华为。李一男的财富神话还有金沙江任职期间对数字天域的投资,当时仅仅掏出了300万元,而后数字天域借壳新世纪上市,更名为联络互动。这个项目上,李一男净赚了几百倍,投资收益近10亿元。

正应了那句古训: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有观点认为,李一男这一“劫”更像是上天安排的,因为国内A股市场上,并购重组涉及到的交易多如牛毛,重组前突击入股大有人在,李一男买几百万元的股票,在大佬眼里,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且按媒体的报道,检方并没有李一男内幕交易的直接证据,只是在一定条件下,推定相关交易行为源于获知了内幕消息。

偶然性的还不只是这些,已经功成名就还出来折腾,本就不图名利,更多的是梦想和情怀的驱动使然。就像李一男选择创业时坦露的心路历程一样,“无论是对多少事情失望,也没有理由对最好的时代失望。”但命运却偏偏与李一男开了一个大玩笑,不谙国内证券交易规则,让李一男在梦想狂奔的路上命运多舛,栽了一个大跟头。

少年成名中年艰

谈及李一男,对国内通信、科技圈的发展历史不太熟悉的新人,可能感知和了解并不多,但只要经过那个年代的人们都深信,李一男是一个能干大事的将才,早晚会一飞冲天。

从刚“出道”开始,他就表现出了不同于常人的潜质。

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李一男上学时就有着天才、神童的称号,而后成名于华为,进入华为两天后升为工程师,半个月到了高级工程师,半年后晋升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时间就坐到了华为总工程师的位子上,27岁就当上了华为副总裁。在常人眼里,这种火箭发射式的成长过程是不合乎常理的,尤其是在华为等级森严的体系内,李一男的经历几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关注网站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