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市中国 > 文化 > 文化节

单曲变身IP 音乐人扎堆逐梦影视圈

  在小说、漫画、游戏等内容产品的IP价值不断被挖掘的同时,经典老歌也在悄然成为掘金新风口。歌手周杰伦与老搭档方文山于日前共同表示,将启动音乐IP影视剧《蒲公英的约定》、《三年二班》项目,宣布携手逐梦影视圈。从刘若英、何炅、任贤齐,到如今的周杰伦、方文山,究竟是什么驱动着越来越多音乐人频繁跨界?经典单曲加知名原唱的组合,又能否成为流量的保障?

  鲜有成功案例

  从正在热播的《中国好声音》,到即将上线的《这!就是灌篮》,今年周杰伦在发行了《等你下课》、《不爱我就拉倒》两首单曲之后,便一直活跃在综艺节目上。如今,除了担任综艺节目嘉宾、导师,如今他又要和老搭档方文山一起跨界影视圈,并将启动音乐IP影视剧《蒲公英的约定》、《三年二班》项目。

  和周杰伦、方文山有着同样改编喜好的人并非个案。此前,歌手任贤齐也曾表示要把《心太软》、《对面的女孩看过来》、《伤心太平洋》改编成电影三部曲。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近五年时间里共有11部影视剧作品是由经典单曲改编而来,其中包括电影《同桌的你》、《栀子花开》、《后来的我们》、《法海你不懂爱》、《落跑吧爱情》、《未完成的童话》,网络剧《不得不爱》,影视作品《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以及2018年即将上映的电影《为你写诗》、《一生有你》。

  然而,这些有着经典单曲改编、原唱全程参与“背书”的影视作品,市场表现却不尽如人意。2014年,高晓松的歌曲《同桌的你》改编成同名电影,票房为4.56亿元,开启了国内音乐IP的改编化之路,此后,《栀子花开》、《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陆续被搬上大小荧幕,票房分别为3.79亿元、1.28亿元。而灵感来自于歌曲《外婆的澎湖湾》的电影《落跑吧爱情》的票房则为1305.6万元。票房表现最好的《后来的我们》,公开资料显示,该电影投资不足1亿元,票房达13.61亿元,尽管票房成绩亮丽,却曾陷入票房造假事件中。而在口碑方面,此类影片的口碑普遍不高,《栀子花开》 豆瓣评分仅4.1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豆瓣评分5分,《落跑吧爱情》豆瓣评分5.5分。

  明星也不是保险栓

  在业内人士看来,尽管“流量明星”、“金曲IP”看似给影视市场带来足够的保障,但其实也产生不少隐忧。“音乐人执导电影,外行指导内行,这是多数音乐IP改编失败的主要原因,而为了弥补导演专业的欠缺和故事内容的不足,只能依赖于一些‘流量明星’做主演,用明星的流量和音乐本身的情怀号召力吸引观众,这样的模式显然是难以长久维持的。”影评人刘畅如是说。

  区别其他IP,如果想把一首歌改编成一部影视剧作品,对于编剧和导演有着更高的挑战。资深经纪人李然直言:“如今有些音乐人,为了圆自己的导演梦或是电影梦,在既没有专业培训过程,也没有相关从业经验的情况下,仅凭自己一首成名曲,找一些入行不久的编剧就攒个故事拍成电影,在我看来这就是赤裸裸的圈钱。”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表示,“明星的吸引力在文艺创作或者流行文化的形成中是基础要素,这是在流行文化形成时就存在的现象。即使在娱乐业比中国发展更成熟的美国,明星在其中发挥的作用还是很关键的。但从中国未来文化娱乐业的健康发展来看,必须要走出明星依赖,淡化明星作用,让创意、形象等内容要素发挥更核心的作用”。

  避开校园、青春的陈词滥调

  从目前已上映的影视剧作品类型来看,为了能使观众产生共鸣,大部分的片方基本会选择“校园、青春、爱情”等大众题材进行故事创作,这令同类作品落入窠臼。

  “影视作品的剧本与音乐本身所传递的是相通的,包括内容和场景的开发,而能否对剧本进行还原、引起听众的共鸣,歌词本身要有故事性,从市场的反馈和经验来说,青春片和爱情片比较受欢迎,因为所有人对于青春、爱情都有自己的感受和共鸣。但从目前的市场客观情况来看,越是容易引发共鸣的类型做的人就越多,因此竞争也就越大,对于内容质量的要求也就越高。”一米观察创始人王毅强调。

  “首先音乐改编影视剧是IP价值的变现和延续。音乐本身是有完整知识产权的,可以通过新的创意实现新的市场价值。其次,除了明星本身以外,歌曲本身拥有自己的品牌及影响力,这是流行的音乐作品改编成其他作品的基础原因。如果只是单纯地依靠明星自身的流量,而忽略了歌曲本身的内容价值,则很难创作出一个富有市场影响力的影视产品。”魏鹏举如是说。

关注网站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