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市中国 > 财经 > 股票

金融创新要有青年温度

  记者手记
  金融创新要有青年温度

  近日,北京长租公寓品牌商昊园恒业因资金链断裂引发了连锁的“爆仓”现象,这是国内继杭州鼎家、上海寓见、长沙咖菲猫等长租公寓品牌商接连爆雷后又一新的案例。

  在昊园恒业位于北京市朝阳区财满街财经中心东区8号楼的办公地现场,记者看到前来办理退租手续和咨询相关事宜的大都是年轻人。这些青年租客大多刚毕业不久,通过昊园恒业租到了在北京的第一间房;现在,又被房东赶得无处可去;同时,还背上了“租房贷”。被拖欠薪水的昊园恒业员工也学会了将心比心,过去拉业务时可劲儿推销“租房贷”,只字不提其中的风险,如今,也明白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

  和“校园贷”“美容贷”“培训贷”等类似,“租房贷”也是近些年才出现的金融创新产物,其借贷的对象基本以年轻人为主,“刚毕业的年轻人拿不出钱来‘押一付三’,市场有这种需求。”中联基金总经理何亮宇表示。

  一只手撮合房东和租客,另一只手用租客的信用向银行或其他借贷平台贷款,再用贷得的资金获取更多房源,“租房贷”成为企业融资、扩张市场的一种手段。租客看似用“押一付一”的方式缴纳房租,其实是在还“租房贷”的欠款。一旦长租公寓资金链断裂,就会引起连锁反应――企业破产甚至老板跑路,员工被拖欠薪水、面临失业,房东承受经济损失,其中最弱势的就是租客,不光要还借贷平台的贷款,还会面临重新找房、信誉受损等多重影响。

  资本并非不明白这个道理。近些年,当长租公寓成了创业风口,无数的创业者都一头扎进了这片蓝海,致使蓝海迅速泛红,厮杀竞争激烈异常。由于收房成本高、租金回报周期长、缺乏造血能力等原因,长租公寓的营利模式一直不是很清晰,但这无碍于创业者们“跑马圈地”先抢占市场。在这种残酷的淘汰赛中,资本在背后的助力就显得至关重要。“租房贷”也就应运而生了。

  对于年轻租客来讲,如果长租公寓和资本方之间相安无事,自己按时还清贷款,“租房贷”模式的确风险不大。但资本是逐利的,此类金融创新的初心也不是为社会公益,其中不可控的因素很多。在长租公寓品牌商千方百计地给租客推销“租房贷”的过程中,埋下的“雷”不少。

  比如,长租贷公司是否在签订租赁合同时向租户隐瞒了贷款还租的信息而诱导其草草签约,是否将还贷风险进行充分告知。另外,租客与长租公寓签订的租约可能只有一年,但签订的“租房贷”合约可能有两三年,导致租客的贷款账户解绑困难。以及,长租企业通过“租房贷”一次性拿到租客租约内的所有租金后,沉淀的资金池如何使用,“有的企业留下(这笔资金)扩张,进一步获取房源提高服务,但如果不法企业炒股票赔了,那怎么办?”何亮宇说。

  在租房产业链的几方角色中,资本方是最“有恃无恐”的,无论长租公寓是否“爆仓”,租客有“征信受损”这把利剑高悬项上,他们大都只能选择继续偿还贷款,自己默默承受长租公寓“爆仓”埋下的坑。

  很多利益受损的租客都是在校学生或者刚踏入社会的青年,资本正是利用他们涉世未深、缺乏相应的经济实力的特点。在长租公寓开展业务的过程中,绝大部分租户因为缺乏相应的社会经验和金融常识,甚至有的公司存在部分隐瞒或者欺骗的行为,导致一旦出现长租公寓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或是个人交付租金违约、逾期的情况,就会影响租客个人的征信记录,以后买房、买车想贷款可就难了。然而,资本并不会考虑这些,钱给出去,如何使用就看长租公寓的自觉了。

  企业要承担社会责任,这已成为现代文明社会的一个共识,资本也不能例外。我爱我家原副总裁胡景辉曾说:“如果资本挟持了许多企业,一定会跑偏。”最近,长租公寓的“疯狂”涨租、频繁“爆仓”等事件都验证了胡景晖的话。

  类似“校园贷”“租房贷”的金融创新于法虽无碍,于情却不合。凡事只计较眼前利益得失,恐怕也非长远之计,就像昊园恒业员工事后感慨的那样:“真没想到客户的下场就是我们的下场,真不应该做这缺德事。”

  社会鼓励创新,但企业在为这些涉世未深的青年设计产品时,应尽量将风险控制在他们可接受的范围之内,把风险和他们说明白、讲清楚,再让他们自己选择。假如使用“租房贷”的后果是让这些初入社会的年轻人交了钱还难寻一个安居之所,不明不白背上了一身债,甚至影响其一生的征信记录,这种带血的钱不挣也罢。

  青年是国家的希望、民族的未来。希望金融创新者和监管者们,在设计产品和制定政策时,多一些社会责任和青年温度。

  张均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关注网站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