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中国 - 新闻大事尽收眼底
您的位置:首页 >国际 >

环球易购深陷债务风波

2021-01-12 15:27:29  来源:中国经济网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陈佳岚

上市公司跨境通(002640.SZ)旗下全资子公司深圳市环球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球易购”)在2020年9月被曝出拖欠供应商欠款后,讨债风波过去了三月有余,仍未消停。

“近几个月以来,环球易购深圳总部经常能见到前来讨债的供应商,有的供应商为了讨债甚至在环球易购大厅打起了地铺。”近日,又有数家环球易购供应商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报料称,环球易购仍欠多家供应商欠款。

环球易购一位员工表示,“环球易购总共欠钱的供应商有3000多家,欠供应商欠款约4.5亿元,还欠物流约3亿元,总计7亿多元。”对于环球易购拖欠供应商欠款规模的情况,环球易购品牌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这个我没有办法对你回复和印证。”

而对于仍未解除债务危机的环球易购,上述环球易购品牌相关负责人只能无奈地对记者表示,跨境电商本来就是属于轻资产,融资手段比较单薄,目前公司正在积极寻求一些方式来解决供应商欠款问题。

陷入债务风波未停

环球易购一家家居供应商告诉记者,他自2016年起与深圳环球易购有业务往来,至今环球易购欠他们200多万元的货款。该供应商给记者发来的货款明细显示,环球易购对该家居供应商最早一笔欠款可追溯至2019年9月30日,当时深圳环球易购承诺的最迟付款日期是2019年9月30日,如今,这笔欠款已经拖欠一年多。一年多以来,他多次向环球易购索要欠款都无果。

一家消费电子供应商王华(化名)告诉记者,环球易购从2019年至2020年间拖欠了他们100多万元的订单欠款。

环球易购被指拖欠众供应商货款的情况并非个案。2020年9月,环球易购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就曾被媒体曝光。与此同时,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环球易购公司近期已经涉及多起合同纠纷案,且都是与拖欠供应商款项相关的案件。

2020年6月9日,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受理了宁波利铭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与环球易购买卖合同纠纷案,宁波利铭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向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环球易购支付货款121.75万元,支付违约金24.35万元。

2020年9月9日,宁波海斯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与环球易购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在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人民法院立案。宁波海斯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向宁海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环球易购支付92.98万元货款。

此外,智谷供应链(深圳)有限公司、东莞市明宏凯实业有限公司、汕头市鼎誉玩具科技有限公司均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查封、扣押、冻结环球易购名下财产。

对于欠款规模,记者向环球易购品牌相关负责人求证,该负责人仅表示,“欠款情况正处于动态沟通处理过程中,我们这边没有可披露的信息。”

近两年业务持续收缩

环球易购成立于2007年,是国内跨境电商平台最早的一批先行者之一。上市公司跨境通前身为百圆裤业,实控人为杨建新夫妇。2014年,跨境通以10.32亿元收购环球易购100%股权,成为其全资子公司。2018年跨境通又全资控股帕拓逊、并购优壹电商,整合产业链优势资源,构建了跨境进出口业务生态圈,也被称为是A股市场上的跨境电商第一股。

如今,环球易购已成为跨境通的主要企业之一,财报显示,环球易购2019年营收85亿元,占据上市公司总营收比例约48%,不过,当年环球易购的净利润却亏损26.5亿元,正是因为环球易购当年营收业绩下滑及清理滞销存货和计提存货减值准备影响,跨境通全年净利润亏损27亿元。

环球易购也曾有过辉煌时刻,本报记者梳理跨境通财报得知,环球易购在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14亿元,同比增长59.72%;实现净利润7.1亿元,同比增长108.57%。2018年,环球易购营收再度增长,营收达到124亿元,同比增长8.44%,不过净利润却“变脸”,同比下滑65.31%,只是盈利2.47亿元。当年跨境通的年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7.07%,主要因为环球易购财务存货跌价计提突增到5.73亿元,一度受到外界关注。对于这一“变脸”,跨境通给出的解释是环球易购在2017年下半年存货备货增大,存货余额较上年末增加约13亿元;又在2018年遭遇流动性趋紧,在外部银行融资政策收紧的情况下,三季度和四季度银行渠道融资减少约7亿~8亿元,使得第四季度销售旺季,未能如预期进行广告投入和促销推广,部分历史存货错过了销售的最佳时机。

“2017、2018年的时候环球易购好像有四千多人,2020年8月份的时候只有两千多人了,现在人可能更少了,原来环球易购有三栋楼,现在只剩下一栋了。”环球易购的一位供应商对记者说道。而另一位供应商告诉记者:“环球易购的内部人士告诉他,环球易购公司现在有一千多人,(农历)年底会减到500多人。”

面对拖欠多家供应商欠款,环球易购也在进行自救,环球易购品牌相关负责人表示,的确存在延长供应商还款时间这一方式,目前公司也是以各种方式积极筹集资金,包括2020年下半年时对环球易购进口事业部的出售。

记者注意到,2020年9月23日,跨境通发布《关于子公司出售资产的公告》将出售环球易购旗下主营跨境进口业务公司深圳君美瑞90%的股权。

与环球易购收缩、裁员形成反差的是,环球易购大楼下的安保人数反而增多了。“以前白天这里有8个保安,现在多了2个人。”记者以供应商身份与一位安保人员交谈时,该安保人员称自己是2020年年初来到环球易购做保安的,据他介绍,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来环球易购讨债的供应商逐渐多了起来。

“2020年11月,东莞一家做监控摄像头的供应商被环球易购欠了1000万元左右,来了20多人,还有几个人晚上都睡在环球易购大堂。”环球易购的保安对前来讨债的供应商见怪不怪,上述保安表示,“几乎每周都会有供应商上门讨债。”

环球易购楼下一旦有供应商上门讨债过于激烈,也会引来附近的派出所民警、社区的注意,“这种情况从2020年六七月份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记者以供应商身份跟社区人员交流时,社区人员表示,“被拖欠了上千万元的大公司直接走了法律诉讼。”

陆续调整是否奏效?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事实上疫情助推了线上交易,也为跨境电商带来了去库存的机遇。

跨境通在2020年半年报中表示,环球易购从战略上重点布局服装业务,目前服装业务运营以品牌矩阵为核心,共有ZAFUL、Rosegal、Dresslily三个品牌。目前服装业务的市场主要集中在北美及欧洲等地区,疫情期间,服装的客单价与转化率得到进一步提升。跨境通在2020年中报称,上半年实现营收90.87亿元,比上年同期89.7亿元同比增长1.31%,其中,环球易购在报告期内营业收入达到39.76亿元。

“2020年上半年的销售额主要是去库存创造的,按道理说下半年的销售额应该是上半年的两倍,但是可能达不到,库存已经卖得差不多了,供应商不供货了。”环球易购内部人士对此分析道。

“疫情给环球易购带来了去库存的机遇,带来了营收,却仍欠供应商巨额欠款,面对供应商的讨债仍无法拿出钱,这是为什么?”有供应商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环球易购一位员工表示,去库存带来的营收主要是公司还了一部分银行贷款,这也使得公司无法归还供应商的欠款。2020年半年财报数据,跨境通应付账款高达12.68亿元。

上述环球易购品牌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解释道,“我们的融资手段相对来讲比较单薄,像跨境电商并没有重资产,之前的计提都会增加我们融资时的压力,所以我们在资金上面就会进一步收紧。虽然我们在积极地运行业务,比如去库存等,但这方面所需要的整体资金需求量还是比较大的,所以我们也是在逐步、良性地进行处理。此外,我们还有一些银行贷款需要偿付,如果说停掉的话,会造成很大的资金压力。”

“环球易购原来一直说要把服装事业部卖掉,大概可以卖18亿元,现在又说服装事业部不卖了,要卖帕拓逊,帕拓逊能卖大约30多亿元左右,卖掉的钱回归到跨境通体系,用来还供应商的债务。”上述环球易购员工对供应商解释称,环球易购目前不是资不抵债,有偿还能力,只是现在还未能变现。

相关阅读

图片推荐

文明新风赣南来 “多维度”服务“培育式”激励 文明新风赣南来 “多维度”服务“培育式”激励 新东方助力脱贫攻坚 获教育部来函致谢 新东方助力脱贫攻坚 获教育部来函致谢 立即购买3股能源股 这些股利股票为投资风险较高的行业提供了低负债的选择 立即购买3股能源股 这些股利股票为投资风险较高的行业提供了低负债的选择

推荐文章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