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网 > 历史 > 默认

彭德怀与良师益友段德昌

 1989年11月,中央军委确定了33位(后增至36位)中国革命军事家,彭德怀、段德昌名列其中。彭德怀是湖南湘潭人,段德昌是南县人。上世纪20年代,两个素昧平生的湖南人相逢在北伐军中,交往前后不过一年多时间,但结下了深厚情谊。段德昌是彭德怀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启蒙老师,是彭德怀的革命引路人和入党介绍人,对彭德怀确立共产主义世界观,矢志不渝地走革命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彭德怀庆幸自己在人生道路的重要关口遇到段德昌,终生视段德昌为良师益友,永志不忘。

“到现在,有时还回忆这次谈话”

1916年3月,18岁的彭德怀入湘军第2师6团1营当兵,后任班长、排长,结交贫苦出身的士兵李灿、张荣生等人做朋友,秘密组织“救贫会”,逐渐萌发富国强兵思想。1921年任代理连长,次年8月考入湖南陆军讲武堂学习,毕业后回原部队任连长,1926年5月任营长。后湘军第2师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8军第1师,6团改为第1团,参加北伐战争。

在进攻武昌的战役中,彭德怀代为指挥1团,配合叶挺独立团攻打武昌南门。对叶挺独立团中的共产党员打仗勇敢,彭德怀佩服有加,但他不明白共产党员为什么这么勇敢。

这时,经1团指导员米青介绍,彭德怀结识了第1师政治部秘书长、共产党员段德昌。其实,彭德怀早就引起了段德昌的注意:彭所带的1营在第1师中战斗力最强,彭本人勇武刚直,不贪不赌,不抽(大烟)不嫖,与士兵打成一片,在青年军官中可谓特立独行。而钦佩共产党员的彭德怀,自然对共产党员段德昌另眼相看。

他们第一次谈话时,彭德怀急于解开心中的疑团:“共产党员打仗为什么那么勇敢?”段德昌答:“勇敢是来自他们的理想。”彭问:“什么理想?”段答:“共产主义理想。共产党人的理想,就是要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为全国工人农民谋福利!共产党,就是要解放全国劳苦大众的党。”胸有正义的彭德怀开始向往共产党。

武昌守敌投降后,第1师于1926年10月归35军军长何键指挥。吴佩孚残部向鄂西溃败。第1师经孝感向当阳追击,抵达当阳城时,彭德怀奉命率1营进占玉泉山截击逃敌,段德昌随1营一同前往。到达玉泉山时,吴部已于一天前经玉泉山向南阳方向逃窜。

玉泉山有座关帝庙,古柏苍松,别有风味,是《三国演义》描述的关云长显圣处。部队于此宿营。彭德怀和段德昌在关云长塑像前,铺上稻草就宿,相谈甚深。对于这次谈话,彭德怀在40年后仍记忆犹新,他在《自述》中做了大篇幅的详尽描述:

段问我对关云长有何感想。我说:“关是封建统治者的工具,现在还被统治阶级利用作工具,没有意思。”段问:“你要怎样才有意思呢?”我说:“为工人农民服务才有意思。”段问:“你以为国民革命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我答:“现在不是每天都在喊着打倒帝国主义、军阀、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实行二五减租吗?我认为应当耕者有其田,而不应当停留在二五减租上。”段说:“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也不应当停留在耕者有其田,而应当变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公有制,由按劳分配发展为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制。共产党是按照这样的理想而奋斗的。俄国布尔什维克领导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已实行按劳分配,消灭阶级剥削。共产党的任务,就是要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共产党员就是要为这样的理想社会而奋斗终生。”段问我:“加入了国民党吗?”我说:“没有加入,我不打算加入国民党。”段问:“为什么?”我说:“你看现在这些人,如唐生智、何键等等,都是军阀大地主,还以信佛骗人;何键、刘铏等还卖鸦片烟,同帝国主义勾结。这些人连二五减租都反对,哪里会革命呢?”段未答。我问:“国民党中央党部情形如何?”段告:蒋介石、胡汉民、孙科、宋子文、戴季陶等都是些假革命、反革命。

两人畅谈大约两个小时,这是彭德怀第一次较深入地接受无产阶级革命的启蒙教育。这次谈话,对于苦苦求索的彭德怀而言,无异于在茫茫大海中看到了灯塔。在彭德怀的一生中,他始终难忘与段德昌的玉泉山长谈,认定那里是他革命生涯的启蒙地。他从内心对段德昌充满了感激和敬佩,到晚年还深情地说:“到现在,有时还回忆这次谈话。”

玉泉山促膝夜谈,是彭德怀人生道路根本性转折的开端。他如饥似渴地阅读段德昌送给他的《向导》、《新青年》、《共产主义ABC》等进步书刊。革命真理的光辉照亮了他的心灵,为他指明了前进的道路,他决心跟着共产党走。他热切地向段德昌提出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要求,希望段派人来1营发展共产党组织,他相信和他一样被饥饿逼上吃粮卖命道路的士兵一定能够觉悟。

由于当时处于国共合作时期,中共考虑到统战需要,决定暂时不在国民革命军的军官中发展党员。致使彭德怀入党的愿望没有实现。段德昌鼓励他继续在部队团结进步力量,跟着共产党走,不久的将来一定会达成愿望。

段德昌的启蒙和北伐军中共产党的政治工作,使彭德怀豁然开朗,他决定用新的思想改造1营的“救贫会”。他曾幻想利用救贫会扶助贫困,可历时6年,救贫会仅有16名会员,难有大的作为。1927年元旦,彭德怀暗地召集16名救贫会会员开会,秘密商议将救贫会改为士兵委员会。

在彭德怀的提议下,按照中共统一战线纲领和军队政治工作制度,订立具有反帝、反封建和维护士兵权益的士兵委员会章程,主要内容有:1.穿的衣、吃的饭都是工友、农友生产出来的,我们应当为工友、农友谋利益。2.拥护孙中山总理遗嘱,拥护国民革命,打倒帝国主义、军阀、土豪劣绅、贪官污吏,逐步实现耕者有其田。3.禁止军官打骂士兵,废除体罚;反对克扣军饷,实行经济公开。4.连队士兵选举代表组织士兵委员会,连士兵委员会联席会选举营士兵委员会,自觉管理革命风纪,不赌博、不奸污妇女、不扰民,实行士兵自治。5.士兵委员会有权监督、逮捕反革命分子,解送军事法庭审处,并有陪审权。在彭德怀的带领下,原救贫会会员积极活动,两个月内,1营各连成立了士兵委员会,各排成立了士兵会小组,全营士兵都参加了士兵会。

彭德怀创办了士兵启蒙夜校,经常请段德昌讲课,他和段德昌还一起与士兵对话,启发士兵觉悟。彭德怀还规定:1营士兵每日早晚站队点名时,由值星班长发问:“我们吃的谁的饭?穿的谁的衣?”士兵齐声答:“我们吃的农友的饭,穿的工友的衣,我们不要忘记工农!”后成为开国上将的1营班长李聚奎回忆说:“这个口号很感动人。”他还把这个口号刻在营房内一张桌子脚上作为“座右铭”。

在以段德昌为代表的共产党人的政治影响下,经过彭德怀组织士兵委员会的活动,1营士兵“吃粮卖命”的想法逐渐转化“为工农服务”的意识,外在变化体现在士兵对民众的态度变好了。这为把一支旧军队逐步改造成为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跟定共产党了,决不回头”

1927年5月21日,长沙发生了反革命的“马日事变”,大肆屠杀工农。当局下令逮捕湘军中的共产党员。根据党的指示,段德昌离开第35军,秘密转到贺龙任军长的第20军,担任了第3师第2团党代表。不久,段德昌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指挥2团参与围攻南昌守敌。后起义军南下广东,遭到了优势敌军的围追堵截,部队被打散,段德昌潜回鄂西寻找党组织,转入农村开展武装斗争。

1927年9月,在公(安)江(陵)地区秋收暴动中,段德昌率领农民自卫队配合其他几支队伍攻打江陵弥陀寺,取得了暴动的阶段性胜利。在战斗中,段德昌的左眼及腿部被烧伤,秘密回到家乡湖南南县养伤。

凑巧的是,彭德怀所部正驻防南县。同段德昌分别后,彭德怀率1营随军东征讨蒋,进至安徽桐城,遇南京“西征军”顽强阻击。第1师从桐城撤退,回驻湖南南县、华容、安乡3县,1团随师部驻南县。这期间,第1师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独立第5师。10月初,彭德怀被委任为1团代理团长。当时南县、华容、安乡3县笼罩在一片腥风血雨之中。彭德怀向好友李灿、张荣生、李力袒露心迹:“主意早就定了,跟共产党走,决不回头!”

南县县署准备10月10日成立“清乡委员会”,镇压民众的革命活动。彭德怀秘密发动士兵会进行抵制,派人9日夜晚在南县城内张贴反“清乡”标语。南县县署10日召开“清乡委员会”成立大会时,彭德怀又公开拒绝参加,参会的官绅,高兴而来,扫兴而去,成立大会不欢而散。

彭德怀的政治倾向引起了中共南(县)华(容)安(乡)特委的关注,强调“尤应注意领导驻军中士兵工作,而且特别加紧”,“在5师中赶紧组织党的秘密士兵支部,并派得力的同志入营工作”。这时,在南县养伤的段德昌与南华安特委接上了关系,并通过特委一个叫张匡的共产党员与彭德怀取得了联系。

彭德怀得知段德昌在南县养伤的消息,既担心又高兴,当晚即找李灿、张荣生商量,让段德昌对外称姓章,是彭德怀的朋友,到南县乡下李灿家暂住,派1团军医官去那里给段治伤。

段德昌一安顿下来,彭德怀连夜去看望。知交相见,分外亲切。彭德怀关切地询问他的伤情。段说:“有军医官来医治,又吃鸡、鱼,伤很快就会好的。”接着又谈了对局势的看法,指出“四一二”蒋介石叛变革命后,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现在革命形势是低潮,但是中国共产党和革命人民是杀不尽的。新一轮革命高潮还不会马上到来,需要有相当的准备过程。

彭德怀再次向段德昌表达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迫切愿望,段德昌紧紧握住他的手说:“德怀同志,我非常愿意介绍你加入共产党。过去一年,你入党的愿望虽未实现,但你革命立场坚定,经受住了考验和锻炼。尤其是在我们党内一些意志薄弱者选择脱党的形势下,你不与反动派同流合污,要求加入共产党,确是难能可贵!”彭德怀激动地说:“我是个粗人,说不出多深奥的道理来。一句话:我跟定共产党了,决不回头!”段德昌很快向南华安特委建议吸收彭德怀入党。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张匡专程来通知彭德怀:“段德昌同意介绍你加入共产党,也是特委同志集体介绍的。现在已报省委,待批准后即正式入党。”彭德怀无比激动和兴奋,与张匡长时间热烈握手,高兴、感谢之情溢于言表。

段德昌再次与彭德怀谈话,履行入党介绍人的职责。段德昌的谈话重点有二:一是要十分重视党在军队中的工作。指出新一轮革命高潮一定会到来,但需要长期艰苦斗争。北伐战争时期,我们党忽视了军队工作,如果当时有10个“叶挺独立团”,蒋介石叛变革命就没有那么容易。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我们今后一定要在军队中建立党的基点,这是极端重要的。先以第1营为基础,逐步发展到全团,乃至于全师。党的军队工作要特别注意保密,要作长期打算,等适当时机举行起义,将会产生很大作用。

二是入党后要做好受委屈、甚至牺牲的准备。他说,有的同志在入党前认为每共产党员都是优秀的,都是无比高尚的,但入党后看到个别不顺眼的事就悲观失望。共产党永远是要革命的,但如果把党的每个成员都理想化,那也不现实。看到个别消极现象,不要灰心,也不要失望。要跟着党作长期的艰苦斗争,要准备牺牲,准备受委屈,受了委屈不要灰心,相信我们伟大而崇高的理想一定能够实现。

段德昌还送给彭德怀两本书,一本是《通俗资本论》,一本是《无产阶级哲学说》,嘱咐他多读点书,提高认识水平。

几十年后,彭德怀深情地写道:“我当时听了他那番话,印象是多么深刻!”“觉得身上增加了不少力量,改变了‘马日事变’后的孤立感,觉得同共产党取得联系,就是同人民群众取得了联系,也就有了依靠似的。”“几十年来,段德昌的形象都活在我的生活中,我一刻也没有忘记他,谁也没有想到,那就是同我的最后一次谈话。”

临别时,彭德怀问段德昌需要什么帮助,段提出需要枪枝弹药和路费,他准备去洪湖地区发动群众,开展武装斗争。11月,段德昌伤愈离开南县前,彭德怀命张荣生、李力等将1团未上号册的私枪10支和几百发子弹以及一笔经费,按约定暗号秘密送到段德昌指定的地点。

为加强兵运工作,南华安特委派共产党员邓萍到1团工作。1928年初的一天,张荣生告诉彭德怀,湖南省委已批准彭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时彭德怀才知道,张荣生已于去年12月已经成为中共党员了。从最初的救贫会会友,又成为共产党的同志,他不胜欣慰。

原定举行入党仪式之日,恰逢彭德怀正式就职1团团长之时,入党仪式未能举行。直到4月初的一天黄昏,张匡、邓萍、张荣生一同来到彭德怀处,举行彭德怀的入党宣誓仪式。彭德怀后来写道:“真是心花怒放,说不出的愉快!将预先准备好的糕点和盘托出,大家都以愉快的心情吃了一点。”然后张匡代表南华安特委主持仪式,彭德怀庄严宣誓,表示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牺牲一切!

当时省城有消息传来,长沙白色恐怖严重,白天、晚上都在抓、杀共产党人。彭德怀无所畏惧:“共产党是杀不完的,我们这里不是又加了一股吗?”

湖南省委批准彭德怀入党大约在1928年一二月间,举行入党仪式在4月份。彭德怀在《自述》中写道:1952年4月底,“住在中南海永福堂时,让我填写一份简历,据说是苏联共产党中央要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都写一份简历,编入百科全书。我当时对具体月日记不清,我宁肯向后推,而不要向前提,我就写了1928年4月入党,今后就以4月为根据。”

“他如今早已到马克思那里去了,我还留在人间”

段德昌与彭德怀在南县的这次谈话,对彭德怀投身革命实践,特别是从事兵运工作指明了方向。在南华安特委的支持下,彭德怀按段德昌提出的“在军队中建立党的基点”,于第1团建立了中共秘密支部,彭德怀为支部书记,支部成员有邓萍、张荣生、李光。李光是特委派到1团工作的,公开身份是彭德怀的勤务兵,实际是特委的秘密交通。不久,党支部吸收李灿、李力入党,1团支部增至6个党员。

这时,师部办随营学校,差一个校长。彭德怀推荐了他的湘军好友、一年前去黄埔军校深造的黄公略。1928年春,黄公略由粤回湘任随营学校校长。令彭德怀喜出望外的是,黄公略已在黄埔秘密加入共产党,而且还带来了两个党内同志,一名贺国中,一名黄纯一,他俩分别任随营学校教育长和大队长。

南华安特委决定1团成立了党委,彭德怀为书记,下辖1团、随营学校两个支部,邓萍、黄公略分别为支部书记。1团党委的建立,形成了共产党的领导核心。

1928年6月中旬,独5师移驻湖南平江县,任务是“剿灭”农民运动。彭德怀组织1团党员,发挥士兵会会员的积极作用,监督反动民团,制止他们残害群众,把镇压革命的1团变成了保护革命群众的1团。

根据段德昌“逐步发展到全团,乃至于全师”的建议,彭德怀召开1团党委会密商,由彭德怀侧重做军官工作,其他党员侧重做士兵工作,上下配合,力争在2团、3团培养一两个进步连,以1团为核心,在情况有利时争取全师起义。彭德怀将1团要害部门和营、连兵权都掌握在共产党员手里,由邓萍任团部书记官,张荣生任1团传令排排长。黄公略等人到任后,很快控制了随营学校。接着,彭德怀又推荐黄公略任3团3营营长,黄纯一到1团3营9连任连长,逐步加强共产党员对部队的掌控。

7月18日,彭德怀得到密报,黄公略的共产党员身份暴露,当局已下达逮捕令。当晚,彭德怀与湖南省委特派员、湘鄂赣边特委书记滕代远以及1团的几个党员密商对策,大家一致同意彭德怀“立即举行起义”的主张。

经过短暂时间的准备,7月22日11时,全副武装、颈系红带的1团800勇士,在彭德怀的指挥下,越过汨水浮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解除了城内反动军警2000余人的武装,占领了平江县城。24日,起义部队2500余人成立工农红军第5军,彭德怀任军长,滕代远为党代表。

彭德怀用实际行动回报了自己的入党介绍人和革命引路人段德昌:把一支旧军队转变成为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

湘军纠集6个团的兵力围攻红5军。8月1日,彭德怀率部撤出平江城,转战于湖南平江、浏阳,江西万载、修水、铜鼓,湖北通山一带,开辟了湘鄂赣革命根据地。12月中旬,彭德怀、滕代远率红5军主力上井冈山与朱德、毛泽东领导的红4军会合,坚持井冈山的斗争,其余部队在黄公略的领导下,继续在湘鄂赣边区坚持游击战争。

1929年8月下旬,彭德怀率红5军返回湘鄂赣边根据地。1930年6月中旬,遵照中央指示,成立红3军团,彭德怀任军团总指挥和前委书记,下辖5军、8军两个军。7月4日指挥红3军团一举攻占岳州(今岳阳)。

占领岳州的第三天,彭德怀得报,洪湖革命根据地的段德昌红军,派两条小筏子过江来侦察敌情。他当即指示在战利品中调拨一小船盐巴和弹药给洪湖红军,以“感激段德昌,种了我这一颗不大好的种子”。

那次在南县同彭德怀分别后,段德昌回到鄂西,重建了中共公安县委,任县委书记。1928年春节前夕,他成功地组织和领导了公安县“年关暴动”,点燃荆江两岸的革命火炬,组建鄂西赤卫大队并任大队长,创造了“敌来我飞,敌去我归,敌多则跑,敌少则搞”的游击战术,与毛泽东的“十六字诀”游击战方针有异曲同工之妙。游击武装迅速扩展到5000余人,遂改编为红军独立第1师,段德昌任师长。1930年2月,部队扩编为红6军,段德昌任副军长(后任军长),与政治委员周逸群率部驰骋荆江两岸。后与贺龙领导的红4军在公安会师,组建红2军团,从此段德昌与贺龙并肩战斗,赢得了“常胜将军”的美名,成为以洪湖为中心的湘鄂西根据地的主要要创始人之一。

1931年,红2军团改编为红3军,段德昌担任由红6军改编的红9师师长。由于中央代表夏曦强制推行“左”倾路线,搞“肃反”扩大化,导致洪湖苏区丧失,红3军被迫于1933年初转移到湘鄂边区,部队由2万多人锐减至3000余人。段德昌对此痛心疾首,坚决抵制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错误作法。夏曦不仅不改弦易辙,反而不顾贺龙的强烈反对,将段德昌诬为“改组派”强行逮捕。1933年5月1日,段德昌被错杀于湖北巴东县金果坪江家村,年仅29岁,临刑前他振聋发聩地高呼:“要杀我就用刀吧,留下子弹打敌人!”

红军长征三大主力会师后,彭德怀知道了段德昌牺牲的消息,但牺牲原因直到中共七大前召开的六届七中全会上才真正弄清楚。全会期间,中央书记处书记任弼时主持起草《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负责平反冤假错案,彭德怀也参与其中。当研究段德昌的历史时,任弼时对段德昌被害的情况作了比较详细的介绍。彭德怀听后非常难过,也非常感动。

随后,毛泽东郑重地提议为段德昌平反昭雪。毛泽东早年与段德昌相识,很欣赏段的军事才能,抗日战争时期,他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对段德昌在创建洪湖苏区时领导的游击战争大加称赞:“红军时代的洪湖游击战持续了数年之久,都是河湖港汊地带能够发展游击战争并建立根据地的证据。”

1945年6月11日,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死难烈士追悼大会。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及七大全体代表、延安各界代表出席。毛泽东担任主祭,并题挽词:“死难烈士万岁”。段德昌在受祭之列,这是他被害后首次享受组织的祭祀。彭德怀默默立于队列里,向段德昌等革命烈士垂首致哀。

为纪念段德昌,学习段德昌,在党的七大以后,彭德怀就将他的入党介绍人,由过去的南华安特委明确为段德昌。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褒扬为共和国的诞生而献出宝贵生命的革命烈士,毛泽东亲笔签发的共和国“第一号”“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就是颁发给段德昌的亲属的。

1955年,解放军授衔。彭德怀和总干部部副部长徐立清向毛泽东汇报授衔筹备情况,当彭德怀又一次谈到段德昌的情况时,毛泽东竟潸然泪下,汇报不得不中断,改日进行。

1959年,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文革”更是失去了人身自由。在被关押审查期间,彭德怀回首过往的峥嵘岁月,同段德昌相处的那些日子一次次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他对良师益友段德昌充满无限缅怀之情:“他如今早已到马克思那里去了,我还留在人间。”

关注网站二维码